白展堂,你坑我八年
  沙溢兜了一圈,殺回喜劇路子
  亞心網訊(記者劉青 )提起沙溢,大家能想到的就是他那張自帶喜感的臉,和他的經典角色白展堂。但這幾年他在不斷讓大家忘記“白展堂”,於是陸陸續續接演了多種類型的電視劇,如年代戲、歷史戲、都市情感劇……這不,他與馬蘇首度合作的都市輕喜劇《結婚前規則》上周剛收官,網民還給他送了頂“國民女婿”的帽子,從此他不再僅僅是“白展堂”,他還是“歐少傑”。在《結婚前規則》熱播之際,本報記者採訪了他。
  2001年沙溢就以喜劇題材《炊事班的故事》出道,2006年憑藉《武林外傳》中的白展堂走紅,從此白展堂這個名字一直伴隨他事業左右。為了轉型,他開始接演《甜蜜蜜》、《青盲》等不同歷史背景的戲,但在他演技更成熟的時候,還是回歸了喜劇。
  國民女婿:家庭上還需努力
  在都市輕喜劇《結婚前規則》中,幾對80後夫妻、情侶在隱婚、試婚、閃婚的過程中體會到婚戀規則,沙溢飾演的歐少傑將“蔫壞男人”形象塑造得非常完美,也被網民扣上了“新一代國民女婿”的帽子。但對於這個稱謂,沙溢很謙虛,自稱“在家庭方面自己還需要努力”。
  記者:怎麼想到接《結婚前規則》這部戲的?
  沙溢:首先劇本很好,編劇馬廣源用他自己的幽默方式非常好地塑造了歐少傑這個人物,讓只
  處於劇本階段的人物就已經很豐滿了。而且故事的設置也非常符合時下年輕人的一種感情狀態,通過這樣有幽默有眼淚的表達方式,非常容易與觀眾拉近距離。
  記:“新一代國民女婿”的帽子好戴嗎?
  沙:不好戴,因為我自己在愛護家庭方面還需努力。畢竟因為工作的原因陪伴家人的時間太少,家裡面的大小事還是胡老師操心得比較多,這點兒我實在是有些心疼她,也很感謝她。
  記:你和馬蘇雖是首次合作,卻製造了很多笑點。
  沙:笑點多其實完全是因為我們這個團隊非常好,從導演、編劇到所有主創,大家每天在一起的工作氛圍特別融洽,而且在一起經常迸發出很多火花。在現場大家有時會根據突然發生的一些小段子融入到臺詞里,這樣就更加生活化,更加有意思。
  記:和馬蘇合作的一部新劇《秀才遇到兵》正在熱拍,這部劇中你扮演的馬三炮是個怎樣的人?
  沙:我倆在這部戲里不是情侶關係,所以大家也可以期待一下。馬三炮根據他的名字就知道他是一個很鄉土氣息的人物,說白了就是一個屌絲。但這個屌絲通過革命的洗禮,逐步蛻變成了一個時代的英雄,他有他的傲骨,也有他的傳奇。
  白展堂:我對他又愛又恨
  以喜劇成名的沙溢,近幾年演了不少正劇。有人比喻說,沙溢放棄喜劇之路,是砍斷了手腳與別人在正劇中較量,挑戰了不同性格和歷史背景的人物,觀眾的評價也褒貶不一。
  記:近期你的戲又有些偏喜劇風格了,是不是覺得喜劇更適合自己?
  沙:我這算是八年以後喜劇的回歸吧,8年前觀眾因為《武林外傳》瞭解我,喜歡我。但後來我用了8年的時間去鍛煉自己,用其他更多的影視形象去塑造自己,當我更加成熟的時候,我選擇了回歸喜劇。其實喜劇反而更加不好演,讓觀眾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要讓觀眾笑得發自內心,這是真正演好喜劇的重要標準,所以需要演員更加成熟的演技和對待生活更加成熟的認知。
  記:白展堂這個角色給你的演藝事業帶來怎樣的影響?
  沙:當然是一個非常至關重要的里程碑,《武林外傳》的成功對我的幫助非常大,讓我能被更多的觀眾所接受,能時至今日仍有那麼多人喜愛這部戲,喜愛這個人物。這是我非常幸運的事兒。有這部戲的基礎,讓我越來越清晰地去完成我的演藝之路。但對白展堂,我又愛又恨。他成就了我的同時,也讓我一度定型,恨不得去整容。
  記:演了那麼多喜劇,它們給你帶來了什麼?
  沙:經驗。其實任何一部作品都會給演員帶來不同經驗,感受的。我覺得我還算是個愛總結的人,所以無論是喜劇、正劇我都會去總結它們帶給我的不同感受。
  記:近兩年,你在造型上有所改變,留鬍鬚、燙卷髮,讓很多觀眾不適應。
  沙:年齡的成熟是現實問題,另外留鬍鬚是我個人覺得男人有些鬍鬚比較有型,鬍鬚不代表滄桑。造型的變化和戲路沒有直接關係,我的原則是演讓我怦然心動的角色,無所謂是小生還是老生,只要是讓我有創作激情的角色我都會去嘗試。
  家庭:迎來第二個寶貝
  關於沙溢的家庭生活,網上鮮有新聞,包括愛妻胡可也是。其實,這和沙溢的生活態度有關,他不喜歡將私生活過多曝光,以免影響到他們安靜的生活。就像這兩年來親子節目越來越多,但他不想讓孩子上節目,因為他怕打擾到孩子的成長。如今,沙溢和胡可即將迎來他們的第二個寶寶,說起是男孩女孩,他說都一樣喜歡。
  記:你和胡可都是圈內人,如何兼顧事業和家庭?
  沙:我倆現在基本保證的是一人工作的時候,另一個人就多照顧照顧家庭。現在胡老師比我照顧家庭的時間要多,因為要多多陪伴孩子,孩子還是更加依戀媽媽。我在工作結束後就會第一時間回歸,我倆一起照顧孩子,就像千千萬萬的家庭一樣,洗衣、做飯,過日子。
  記:今年親子節目特別多,有沒有想過帶著妻兒一起去參加一個?
  沙:暫時沒有這個計劃,孩子還小也不太適合。
  記:對於孩子的教育,你覺得開放式好還是嚴厲些好?
  沙:我們還是一個很傳統保守的家庭,從規矩的角度來說我們是嚴厲的,孩子必須學會禮貌、禮儀,學會分享和付出。但在知識層面我們是很開放的,只要他願意學的我們都儘量滿足,小孩子的好奇心都很重,學東西容易三分鐘熱度,所以我們只需慢慢引導他學會選擇,其他的都由他自己決定。另外,我們很推崇孩子儘量多去玩耍,因為童年本來就很寶貴,玩耍也是一種學習。記:不工作的時候,你會帶著妻兒一起去做什麼?
  沙:主要就是陪孩子去玩兒或者學畫畫,我倆都是圍著孩子轉。
  記:網上消息說胡可懷二胎,你更偏愛女孩還是都一樣呢?
  沙:我們是要迎來我們第二個寶貝,男孩、女孩還不確定,只能等待。男孩、女孩都一樣,都是我和胡可最愛的寶貝。  (原標題:晨報記者專訪沙溢:“白展堂,你坑我八年”)
創作者介紹

系統傢俱設計

ho25hojd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