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記者吳竹北買房小軍崔清新徐揚
  抗日戰爭時期,中國軍民傷亡固態硬碟超過3500萬人。新中國成立後,接管和關押日本侵華戰犯1109名。1956年,經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軍事法庭審判,除對其中職務較高、罪行較重的45名戰犯分別判處8至20年有期徒刑外,其他戰犯全部免予起訴,遣返回國。
  日本帝國主義對中國侵略犯下了罄竹難書的滔天罪行。然而新中國政府以博大胸懷“感化”了這批侵華戰犯,蕩滌其記憶體靈魂、重賦其新生,使他們“轉身”成為高舉“反戰、和平”旗幟、推進中日友好關係中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
  銘記歷史是為了警示未來,寬恕罪行是因住商情趣用品為珍視和平。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9周年之際,重溫把“鬼”變人的這一課,無疑會讓人們對日本右翼竭力複活軍國主義的行徑提高警惕,對來之不易的和平時光倍加珍惜。
  罄竹難書
  軍國主義陰影下令人髮指外接式硬碟的暴行
  1944年11月,“我命令步兵部隊侵略林縣南部地區後,在撤出該地區之同時,由防疫給水班在三、四個村莊散佈霍亂菌,因此後來我接到‘在林縣內有100名以上的中國人民患霍亂病,死亡人數也很多’的報告”。之後,又在長路縣某村“將該村約300戶的房屋燒毀,並將該村的660名中國農民以極野蠻的辦法虐殺了,即槍殺、刺殺、燒殺等極慘暴的方法”——這是日本戰犯鈴木啟久的親筆供述;
  1941年9月上旬,配屬在中隊的軍醫中尉河原信二,提出對俘虜1名進行活人解剖,“於是就允許他解剖。……首先把咽喉割開,不叫出聲,施行盲腸手術後,河原信二拿手槍射擊腸子,又把腸子割開縫合起來後,就那樣擱在醫務室,看經過的情況。第3天14時許,又施行隔斷關節手術後,抬到中隊兵營院子里,河原信二拿手槍射擊還活著的俘虜頭部,屍體埋在當場”——這是日本戰犯菊地修一的親筆供述;
  ……
  有人這樣計算,即便是把這一千多名戰犯的罪行簡單彙總,也足以讓人瞠目:被他們直接殺害的中國平民和被俘人員有857000多人,燒毀、破壞房屋78000多處,掠奪糧食3700萬噸,煤炭兩億多噸……
  從1931年“九·一八”事變開始,到戰敗投降,日本帝國主義先後製造了數不勝數的慘案,諸如平頂山慘案、南京慘案、潘家峪慘案、劉店鄉慘案、“四·一二”慘案、重慶大隧道慘案、北疃慘案……戰爭讓日軍變成了“殺人狂魔”,在華犯下了令人觸目驚心、罄竹難書的纍纍罪行。
  下轉第三版
  上接第一版
  今年7月3日到8月16日,中央檔案館在國家檔案局官網連續公佈了45名戰犯的親筆供述,僅7月近一個月的時間里,就有140多萬的點擊率。這不僅是正視這段歷史的如山鐵證,也是人們對那段歷史經久難忘的明證。
  滌盪靈魂
  用人性的關懷喚醒戰犯的人性
  新中國成立後,初到撫順、太原兩個戰犯管理所的日本戰犯,還沒有完全從戰爭的血腥中蘇醒過來。
  而中國政府對這些戰犯沒有以牙還牙,而是以博大的胸懷,採取了管理和教育相結合,思想教育與人道主義待遇相結合等原則方法,對他們進行了長期、耐心、艱苦的改造。
  中央檔案館資料保管部調研員周玉文介紹,管理所對戰犯不打罵、不侮辱;生活上按時按季發放衣褲日用品和糖果;每周洗澡一次,每月理髮一次,保證肉蛋奶的供應……
  “這些行為深深地感動了在押戰犯,正是這種人道主義待遇,讓他們的思想開始發生轉變。”周玉文說。
  為使戰犯們受到更實際的教育,根據中國政府的指示,1956年,戰犯管理所分批組織戰犯先後到北京、沈陽、長春、哈爾濱、天津、上海、南京、杭州、武漢9大城市參觀學習。他們看到了昔日曾飽受日本侵略者蹂躪和破壞的地區,如今發生了怎樣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們一路參觀,一路感慨,震撼心靈。
  在參觀南京後,戰犯們在致南京市人民委員會的懺悔信中寫道:“我們破壞了你們和平的樂園,在中國革命的先驅者孫中山先生安眠的聖地,殘殺了你們30多萬親人,掠奪了你們的財產,進行了人類歷史上史無前例的野蠻暴行。”
  以德報怨,拷問著日本戰犯沉淪已久的良知。
  1956年,45名侵華戰犯之一、曾用中國的無辜百姓和被俘人員作為刺殺活靶的藤田茂,在法庭的最後供述中說:“我的罪行是極其嚴重的,認罪是一輩子的問題,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將牢牢地記住被害者們訴自心裡的話……侵略戰爭,絕對不能允許再度發生,也不能讓後一代人再走這一條錯誤的道路。”
  國家檔案局副局長李明華介紹,1956年,中國特別軍事法庭在對45名戰犯開庭審理時,所有戰犯對法庭指認的所有罪行全部承認,沒有辯解。有的戰犯痛哭流涕,甚至跪倒在地請求嚴懲自己。這與二戰後國際法庭對戰犯進行審判時幾乎無人認罪的情形形成了鮮明對比。
  改造日本戰犯的方針策略使日本戰犯恢復了人的良知,蕩滌了靈魂,完成了戰爭狂魔到人的蛻變。
  悔心拳拳
  為兩國的和平事業奔波
  日本軍國主義將侵華戰犯變成戰爭機器中嗜血的魔鬼,鮮血和暴行成為他們在戰爭中的興奮劑。而一旦戰爭結束,經過教育改造的戰犯軍國主義陰魂飄散,一遍遍回想這些罪行就成了煎熬。
  被稱為“一號戰犯”的鈴木啟久,在沈陽特別軍事法庭接受審判時淚如雨下,他說:“想到那些被我毫無理由地加以殺害、並被我破壞了和平生活的人們,我的心好像就要碎裂似的難過。”
  李明華介紹,在戰犯管理所的號召下,戰犯們以自己的犯罪事實為素材,以改造悔罪為主題,創作了“南京大屠殺”“活地獄”“我們走過的路”等小說30部,個人寫作小說、詩歌、劇本、散文330篇,實錄339篇。這些作品真實地揭露了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罪行,表達了認罪悔過,重新做人的決心和態度。
  1956年6月到8月,1000多名被免予起訴的日本戰犯開始分三批回國。被判刑的45名戰犯中,除1名在服刑期間死亡外,大都被提前釋放回國。
  因患高血壓、心臟病長期癱瘓的戰犯武部六藏1956年獲得假釋。手捧假釋裁定書,武部六藏老淚縱橫。
  回到日本後,為了加強聯絡,釋放戰犯聯合組建了自己的組織——“中國歸還者聯合會”,簡稱中歸聯。其宗旨是:為了要過和平的生活,彼此互相援助,併為增進日本、中國之間的友誼以及為了和平而奮鬥。
  1960年,中歸聯召開第二次全國大會,選舉提前獲釋回國的藤田茂為會長。這位曾經狂熱的軍國主義分子、“武士道精神”的忠實信徒,在年逾花甲之時成了日本和平人士的一面旗幟。
  為架起中日兩國人民友好的紐帶,藤田茂多次組織中歸聯代表團訪華。在第四次訪華中,藤田茂一行受到周恩來總理的親切接見。1982年,藤田茂去世時還身穿周總理贈送給他的中山裝。
  “這些戰犯歸國後,大多數成為了中日友好的推動者和捍衛者。”遼寧撫順戰犯管理所舊址陳列館館長張繼承說:“他們認為,是中國人民以博大的胸懷和人性的力量,將他們從‘鬼’變成了人。”
  新華社發
  (原標題:從戰爭狂魔到和平信徒)
創作者介紹

系統傢俱設計

ho25hojd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